中共鸡西市委宣传部主管 手机客户端 投稿信箱 简体 | 繁体
加关注 加关注 加关注 新闻客户端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县区新闻 基层动态 民生新闻 本地热点 文化新闻
视频新闻 新闻时评 娱乐新闻 体育快讯 鸡西环保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城市概况 历史沿革 自然资源 旅游风光 家乡歌曲 地域文化  鸡西地市: 鸡东县 密山市 虎林市 鸡冠区 恒山区 城子河区 滴道区 梨树区 麻山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鸡西新闻网  >  专题宣传(非新闻)  >  体育娱乐
 
《白鹿原》复播,张嘉译说绝不侮辱观众
 签发时间2017-05-12

  白嘉轩迎娶仙草。

  鹿兆海和白灵。

  鹿兆鹏投身革命。

  仙草等待闯军营的丈夫归来。

  在秦腔、话剧、舞剧和电影之后,陈忠实的代表作《白鹿原》被改编成为电视剧版。4月份播出一集后停播,前日该剧在江苏、安徽卫视复播,并在乐视 视频独播。日前,身为艺术总监和主演的张嘉译接受本报专访。在从拍摄到后期制作的两年多时间里,张嘉译没敢看过一次成片,担心会忍不住挑自己的毛病,会自 责。在张嘉译看来,“挣钱的机会还会有,但碰上《白鹿原》的机会不再有。”

  张嘉译

  《白》最好的表现手段是电视

  电视剧《白鹿原》讲述了渭河平原50年变迁史,演绎了两个家庭曲折的人生轨迹和命运归宿。《白鹿原》问世20多年来,先后被改编为秦腔、话剧、 舞剧、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尤其是前些年电影版《白鹿原》,曾掀起热议。如今,电视剧版开播,各种艺术形式之间的对比肯定在所难免。对此,张嘉译相当有信 心,“我不惧怕被比较,在我看来,电视剧是《白鹿原》最好的表现手段。”张嘉译表示,原作者陈忠实曾认为,虽然《白鹿原》有许多版本和形态的改编,但都难 以解决一个问题——时空限制。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只能是电视剧。而此次负责《白鹿原》改编剧本的是编剧申捷,由他编剧的《鸡毛飞上天》成为三月电视剧 档的一股清流。

  演狗血剧是侮辱自己和观众

  对于为何揽下艺术总监一职,张嘉译表示,“我碰到特别喜欢的剧本就愿意更多地参与,不过作为演员表达过多会让人觉得讨厌吧,但我又憋不住,只好主动请缨。我对《白鹿原》真是爱到骨子里,会忍不住插嘴。”

  作为陕西人,张嘉译对这片土地再熟悉不过。进组之前,一众演员被“赶”到农村,一住就是20天。男演员耕田、割麦、赶马车,女演员就学纺线、擀 面、切菜做饭。为了贴近角色使劲儿地减肥和晒黑。张嘉译透露,拍摄中男演员尽量不化妆,女演员也少化妆。为了让皮肤达到黝黑状态,一到有太阳的时候全组都 出来晒太阳,“但是冬天太阳弱,太容易就又捂白了。”进组后大家也在一起减肥,“他们扛住的都瘦了,我这不知不觉就反弹了。”

  张嘉译说,虽然大家对作品相当有信心,但是在拍摄时,也会出现一些不同的声音。“拍戏时,也有人拿来一些剧本和数据报告,告诉我们观众现在爱看这个。甚至有人提议,说你演得别那么深沉,演得狗血一些、脑残一点。我觉得这样想不仅是在侮辱自己,也是在侮辱观众。”

  导演

  顶住压力拒绝“流量明星”

  由于原著人物太多,时间跨度非常大,剧中的演员阵容成为重中之重。导演刘进透露:“因为这个戏有很大的商业风险,所以制片方压力大,也会推荐一 些(演员)。但考虑到戏份不仅仅要靠强情节去推动,还需要靠演员去演活人物,所以顶住了重重压力,拒绝‘流量担当’,反复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确定了主演 阵容。”

  除了主演,在面对庞大的群戏阵容时,刘进也将群演的角色出演作为重点,为还原人物的质朴感,特地找了当地的农民并启发他们,教他们如何演绎。他说:“不能小看群演,群演只把自己当背景板,这个戏也是要塌的,很多东西是依托在群戏上的。”

  编剧谈人物改编

  田小娥和鹿兆鹏最难改编

  我尝试用剧中人的眼光全方位看白嘉轩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鹿子霖觉得他傻,觉得他压自己。黑娃觉得他难以靠近,有个太硬的腰板,白孝文眼中他是个压在头上的枷锁,鹿兆鹏眼中他既有大公无私的一面,又有农民的固执与局限。

  鹿子霖也是个难题,如果一味写他的坏和自私,这个人物会不会显得单薄?我尝试在白鹿两家的争斗中加入些喜剧性的东西,把他变成一个可恨又可爱的 人。我给鹿子霖定下一条坚守的底线,不能背叛白鹿两家守了几代的土地,不能出卖儿子。鹿子霖爱子、爱钱、爱面子,围绕此线可以展现无数戏剧冲突而不失分 寸。

  田小娥的改编有很多难点,比如原上蔓延瘟疫的情节,原著有很多不便在电视上表现的东西。但陈忠实先生是用魔幻的描写,刻画原上村民在面对瘟疫时的众生相。

  白灵是革命以后新时代女性的代表,原著中已经给了很多可以生发的东西,比如她在闹白狼最厉害的时候出生,她是白家里面最不惧怕白嘉轩的人,她极有主见一定要去上学,不惧血腥去城头搬运尸体,在抓捕共产党最厉害的时候主动要求加入共产党……白灵才是原上的白鹿精魂。

  跟田小娥一样,鹿兆鹏是最难改编和塑造的人物之一。如果说上一代人的中心人物是白嘉轩,那么年轻人这代的中心人物就是鹿兆鹏。无论是白灵还是黑 娃,都或多或少把他当成精神导师。我想把他写成一个有血有肉、充满感情的革命者。想让他有弱点、有无奈,在爷爷和爹娘叫自己回家娶亲时甚至有些喜剧的悲 哀,这样观众才会信服、喜爱他。

  朱先生是士大夫人格的完美代表,他为民请命劝退官兵,教书育人编纂县志,白发之年还联合八位老先生赴前线抗日,可以说他是白鹿原上另一头白鹿。

  ——申捷口述

  演员谈人物塑造

  张嘉译 表演难度不大

  剧中白嘉轩要从娶妻生子,一直到老年。在张嘉译看来,这个角色的年龄跨度很大, “对他每一个年龄段都要理解。”张嘉译坦言,在表演上,白嘉轩的难度不大,“可能身为陕西人的原因,我读一遍就能特别理解这个角色,能在很多周围的人中捕捉到这样的身影。”

  何冰 演鹿子霖得偿所愿

  何冰最早读原著小说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后来人艺排这个戏时他就想演“鹿子霖”,当时就跟林兆华导演说了,但导演觉得他那时太年轻,濮存昕演“白嘉轩”,俩人年龄上搭不了。最后绕来绕去,何冰终于在电视版里演了“鹿子霖”。

  在何冰看来,鹿子霖不是一个坏人,他最远大的目标就是衣食无忧地生活,“如果能做个土皇上,有人听听我的话,就更好了,我鹿家,儿孙满堂,子孙 万代就行,高门楼,大牲口,这就是他全部的梦想。”此外,剧中鹿子霖也没有感情线,何冰说,鹿子霖但凡动下真情,他也不会这么可悲,“最后他是疯了。如果 他有真心爱过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一定会拯救他的。”

  秦海璐 仙草是理想型妻子

  该剧是秦海璐产后复出接演的第一部作品。“导演和张嘉译还有制片人找到我,希望我接这部戏。我丈夫也说白鹿原是个特别值得的戏,下一次再拍可能 就几十年以后了,所以我就接了。”在秦海璐看来,仙草体现了中国传统女性美好的一面,贤惠、能持家,对于丈夫做的事给了最大限度的支持,“甚至有时候她会 给一些提点,但不会把话说得特别明确,她是一个理想型妻子的样子。”白嘉轩从清兵大营回来的时候,抱着仙草在原上跑的那场戏,让秦海璐印象深刻。“我很感 动,就是一种兴奋激动的感觉。不仅仅是生死的东西让人感动,生命力绽放的东西也让人很欣喜。”

  刘佩琦 朱先生能服众

  朱先生是白鹿原的精神领袖,他是白鹿原上学问最大的人,也是个教书先生,他经常游走到原外教书育人,原上的人非常尊敬他,制定了乡约。是个很能 服众的人。“朱先生这样的读书人,是不能让原上的下一代没有书读的,如果下一代仍然是没文化不识字,那他们的精神世界永远就是这样,只认识白鹿原。如果能 读书,至少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就不至于是坐井观天了。”

  雷佳音 把符号化人物演活

  鹿兆鹏在小说里是个符号化的人物,这是一个有共产主义理想的年轻人。雷佳音说:“鹿兆鹏特性是什么?我希望演一个人物演出他的可能性。”雷佳音 一直在想,这个人是怎么说话,怎么抽烟,怎么吃饭,除了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是一个什么状态。对雷佳音来说,第二个难点就是,鹿兆鹏是一个共产党员,但是他 没有说一句直白的共产主义好,而是在遇到困难时,不放弃,一点一点地进步。“我的设定就是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站起来,让观众相信这是个活生生的人,这挺难 的。而且小说里对我的相貌规定是,长脸,双眼皮,高鼻梁,深眼窝,一看自己觉得难度是挺大。”

  翟天临 人物城府很深

  翟天临说,白孝文的人生是反差很大,几起几落,“他作为白家长子的时候,承载着这个原上的一个道德准则,但是经过很多事情的洗礼之后,恰恰会发 现这个人出现了道德问题。”剧中,白孝文和田小娥的关系是不被道德所接受的,他一下子就从一个继承人成了一个被整个原抛弃的人,甚至去要饭,后来又吸食大 烟,整个脸面都没了。“最后书中写的他成了整个原上最大的一个官,可见他的城府有多深。”

  李沁 担心风情劲不够

  在李沁看来,这一版的田小娥侧重点不太一样,这个田小娥是一个特别可怜的角色,因为她是那个时代的悲剧。“开始在郭举人家里过着生不如死的生 活,之后认识了黑娃,和黑娃逃出去却依然不受认可,黑娃又抛弃了她,最后为了报复白嘉轩,和白孝文在一起。她就像花一样,一开始绽放最后毁灭。”

  李沁之前是有一点纠结和不确定,比如和黑娃的戏,她既要担心尺度会不会表演得太过,又担心风情劲儿不够。“第一次和黑娃拍激情戏,还有接吻,挺 紧张。”李沁说,田小娥从一开始活得就很卑微,她想活得和人一样。直到遇到黑娃,她才有了生活的激情和渴望,她就觉得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就 是幸福的。“她对生活的要求其实不高,就希望能和爱的人在一起,她就很满足了。”

  数说《白鹿原》

  总投资近2.3亿元,94位主演与400位幕后工作人员组成的主创团队与总计达40000多人次的群众演员用7个多月(227天)精心拍摄,从 蓝田开始,经三原、南京、上海、合阳、晋城、太谷、碛口,回到蓝田,再最终返回北京,先后完成全组10次大规模转场,足迹遍布京沪陕晋苏各地,最终拍摄完 成。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来源:新京报
作者: 编辑:谢添慧
相关文章
 
 本地热点 更多
· 项目建设魅力彰显 加快转型奋力提速
· 鸡西外贸进出口实现首季开门红
· 城乡环境卫生整洁行动全面展开
· 大连鸡西旅游合作协议正式签署
· 首家汽油无人机作业平台落户虎林
· 早春走龙江 迎庆党代会采访团走进鸡西
· 共建山清水秀美丽鸡西
· 我市财政收入实现首季“开门红”
 娱乐新闻 更多
· 互联网+的电影之路需要踏实的精耕细作
· 本周迎来新片上映高峰周末影院又拥挤了
· 赵雷《成都》热度不减荣登年度空巢之歌
· 艺人黄轩蜡像入驻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
· 汨罗人眼中的《思美人》与屈原
· 《银护2》 “卖萌”不可能成为漫威主流
· 郎朗蜡像进驻巴黎格雷万蜡像馆
· 年轻艺人离品质保证还有多远?
 图说鸡西  
 
 
友情链接 : 中国文明网 黑龙江文明网 东北网黑龙江新闻网鸡西党建中国·鸡西鸡西市环保局鸡西旅游鸡西市公安交通信息鸡西电视台
  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双鸭山伊春三项学习教育专网鸡西市关工委鸡西市慈善总会@鸡西发布@鸡西电视台
 
旗下网站:鸡西新闻网 | 黑龙江新闻网鸡西 | 新华网鸡西 |
主管:中共鸡西市委宣传部 主办:鸡西新闻传媒集团 技术维护:黑龙江东北网络台鸡西站
联系电话:0467-2883103 邮箱:jixixinwen@163.com 通讯地址: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电台路11号 不良信息举报QQ:107098148 
本网站由鸡西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