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鸡西市委宣传部主管 手机客户端 投稿信箱 简体 | 繁体
加关注 加关注 加关注 新闻客户端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县区新闻 基层动态 民生新闻 本地热点 文化新闻
视频新闻 新闻时评 娱乐新闻 体育快讯 鸡西环保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城市概况 历史沿革 自然资源 旅游风光 家乡歌曲 地域文化  鸡西地市: 鸡东县 密山市 虎林市 鸡冠区 恒山区 城子河区 滴道区 梨树区 麻山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鸡西新闻网  >  专题宣传(非新闻)  >  体育娱乐
 
《茶馆》“第二代”主演聊角色创作幕后
 签发时间2018-06-19

  梁冠华有个账本道具,演出结束账本便成记事本,当天演出场次、表演状态,都被记录在上,每演必更,被剧组演员戏称为“变天账”。采访当天,已记录333场;杨立新从1986年参与初版饰演卖耳挖勺老头,到1999年被调换到“秦二爷”至今,已32年;濮存昕回忆起1999年请黄宗江看林兆华版的那场首演,觉得那时表演“常四爷”就像初恋时不懂爱情般生涩,到如今他依然每场都在思考如何更好。

  他们是《茶馆》“第二代”,尽管观众看到现在的他们在舞台上游刃自在,但这几十年来占据他们心尖的关键词多半是“害怕”,甚至坦言,接这部戏,是场向死求生的挑战。

  梁冠华饰王利发1999年版起饰演至今

  接演王利发,从高兴到只剩害怕

  于梁冠华而言,自1999年林版《茶馆》首演开始,王利发便一直是集变更与传承、挑战和成全的复杂角色。他此前从未奢望过能有机会出演王利发,最初接到这个角色时既高兴又害怕,到后来高兴越来越少,害怕渐渐成了唯一的关键词。

  促成这一切的是导演林兆华。当时这部戏几乎集合了人艺所有中青年演员,演员的角色常有调整,而梁冠华一直是林兆华不变的选择。林兆华在《茶馆》导演手记中有着这样的记录——选择梁冠华演王利发,和我对这个人物基调的理解有关,幽默是很重要的一点,梁冠华幽默超群。如果让他模仿于是之,没有问题,但不能那么做,要赋予角色新的东西。

  首演那年梁冠华36岁,面前是于是之这座高山。老版《茶馆》珠玉在前,于是之版王利发在梁冠华看来已是登峰造极的表演,“如果一个新角色、新戏,两人同时从零创作,那我可能还有信心。可于是之先生已经完成了1000%。”在头三个月的排练期里,梁冠华最大的期待是观众觉得他接上了班。他小心地僭越着经典的边界,接壤着自我对角色的理解。演出后,有些看过老版《茶馆》的观众评价他和于是之的表演各有千秋,林兆华觉得这是一种很高的认可。

  演第三幕就会想起于是之的提问

  饰演王利发后梁冠华总会回忆起一个瞬间,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一天,他在卫生间偶然听到于是之和另一位老师的对话,于是之问对方,“你觉得王利发是什么时候决定死的?”梁冠华当时无法理解这个疑问,“哎哟,这个至于吗?都演了这么多场了,还会有这种疑问?”

  那时于是之身体尚健,距告别演出也还有几年,距梁冠华自己出演王利发时也相隔十多年。然而于是之的这句疑问就像舞台上一个绵延数载的伏笔,直至他接棒成了“新掌柜”才得以浮出水面。老舍先生在原著中,并没有明确地交代促成王利发赴死的原因,他把解读的权利留给了观众,也留给了演员,梁冠华说“现在只要演到第三幕我就会想起当时老先生这句话,我仍在努力地理解老掌柜最后的心理活动。”

  遗憾没能与于是之聊王利发

  梁冠华说:“我是剧中三个重要老头(常四爷、秦二爷、王利发)中唯一没有得到上一辈儿真传的。”复排《茶馆》时,蓝天野、郑榕身体都很硬朗,对于角色的继承者杨立新、濮存昕都有角色上的指导,那时于是之已不能下床,梁冠华就靠录像和笔记来学习这个人物。虽然不敢想象超越,但能与之比肩的心总是有,他给角色加了一点水词和小动作,将一个愁苦的掌柜形象用幽默感稀释些许,而于是之与林兆华,共同成为他灵感与勇气的供给。梁冠华回忆于是之课堂上讲解《茶馆》,在技术层面会说到舞台表演时的自我抽离与监督,这些丰富了他的表演技巧,然而角色上的亲近与承袭却一直缺位。梁冠华遗憾没有得到于是之对他这一版表演的评价。“如果以我对他的了解,他首先肯定是鼓励,也一定会提出很多他自己的想法和心得。”

  遗憾之中也有梁冠华的私心,他始终觉得老版《茶馆》面世时有些细节可能不完全是老舍的创作本意,他在想如果于是之先生健在,他一定会跟他探讨下角色,“到底王利发是愁苦地过60年好,还是很阳光幽默、很善解人意,见人都是说好话地过了60年好。”

  杨立新饰秦仲义1999年版起饰演至今,现兼任《茶馆》执行复排艺术指导

  本想等老观众都不看戏了再演

  1986年杨立新开始参演《茶馆》时对这个戏并没想太多,但等到90年代初,有个现实问题出现:“到90年代很多演员都已六七十岁,甚至更年长。我们这一代跟着他们工作了一二十年,同时也要面临着他们即将退出舞台。以《茶馆》为代表的一批剧目,像《骆驼祥子》、《蔡文姬》、《雷雨》都有这样的情况。”一个院团如果压箱底的宝贝失传,那无疑代表着一个经典时代的逝去,而人艺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们当时30多岁的人,要接过前辈们60岁时演的最辉煌的戏,这是场硬仗,也是一个向死求生的挑战。”杨立新说。

  重排《骆驼祥子》时杨立新就曾半开玩笑地说,“对我们这辈来说这太难了,必死无疑。”在他看来自己这代人没坐过洋车,更没拉过洋车,“我们建立的形象,无非就是从照片上看来的。那时还没有网络,我们只能去看北洋画报,翻资料去查。而且他们(老一代演员们)在舞台上40多年了,而我们全部的生命还不够40年,怎么接?《茶馆》也是一样的问题。”

  杨立新曾笑着对老一辈《茶馆》人说,“等看过你们戏的人都不看戏了我们再演。”但玩笑归玩笑,当1999年真正在林兆华导演下接棒这部经典时,杨立新依然咬牙顶上。“一开始分配给我的是庞太监,后来就调整我去演秦二爷了。我表演习惯是一旦遇上重新排的戏就绝不看以往的戏,从剧本重新入手。”

  重新细究老舍剧本人物线索

  老版《茶馆》中“秦二爷”一角由蓝天野塑造。对于他的表演杨立新说,“可以借鉴,但不能完全借鉴。我得自己来。”而为了彻底摸透“秦二爷”的人物底色,杨立新从老舍的写作意图开始,反复琢磨着剧本中的细节,就连第一幕中,初秋早晨的茶馆,阳光应该从舞台东西南北的哪个方向打来,他都研究得一清二楚。

  “而且秦二爷是一个政治人物,”杨立新解释说,从他的登场,到后来出门碰上庞太监,再到“实业救国”的抱负,他从句句台词背后暗含的内涵中抽丝剥茧般地分析出了人物背景,以及他在这个戏里所起到的作用。不仅如此,他还从老舍的经历入手,去仔细研究他的写作目的,“这些都弄清楚后,人物的行动线索——干什么来了、碰上了什么、怎样处理的,这些倾向就基本上明白了。如果光看人家怎么演是得不到这些信息的。”

  能做到相似于初版就不错了

  杨立新除了担纲“秦二爷”,近几年他被委任接棒新一轮巡演的复排大任。“没什么不一样的,”在提到他手下的《茶馆》与此前版本是否有不同时,一直坚持对经典“全面继承、谨慎创新”的杨立新爽然说道,“我们能够达到,或者说相似于当初的版本就不错了。”

  这轮60周年的演出《茶馆》只有七天排练时间,也更换了新的演员,提到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戏里,新演员如何“演好”,杨立新说重要的还是多读资料,“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咱先把北京的地图拿来,从让大家建立起‘北京城’的概念开始吧。”

  濮存昕饰常四爷1999年版起饰演至今

  从秦二爷变常四爷,是机会

  提到1999年的《茶馆》重启,濮存昕坦言,“没有林兆华,也没有人能担当起《茶馆》重排。”1992年第一代“茶馆人”告别演出时,报纸标题写着《人艺旗帜能打多久》,《茶馆》由新一代人艺人接手重排被看作是不可想象的事。这不是由一两个演员就能挑起来的戏,必须有团队集体水准保障才能演。在濮存昕看来林兆华基本重新修订了《茶馆》,“林兆华有创新冲动,想继承同时他想改。”以前老舍亲自删掉的段落,林兆华捡回来:幕间,不用大傻杨说数来宝来串场,改为叫卖,用卖东西的吆喝声——北京市井民生中特有的一道风景,来体现换场;不关大幕,就当着观众面儿,舞台在演变。(注:此变动仅为林版《茶馆》,现公演的版本已恢复成焦版)

  在复排近一个月的时候,林兆华根据排练情况重新调整了角色,濮存昕从“秦二爷”变成了“常四爷”。起初濮存昕感到很吃惊,“因为我的形象、性格都和郑榕老师相差太远了,但我知道林兆华不随便,他经过了审慎的考虑。同时我也觉得这是一次机会,我不是只能演小生,想挑战一下。”

  郑榕指点“千万别去演耿直”

  老版中郑榕身型伟岸魁梧、声线沧桑,而濮存昕外形儒雅斯文,声音圆润。虽形象上不符合常四爷惯有“硬汉”的想象,但濮存昕觉得自己有与常四爷命脉相似之处——胡同里长大,当知青时出去卖菜,“文革”时卖小报。“我有过大起大落,能理解常四爷对世道的控诉和对美好的期许,他希望平等,每个人都讲理。我们这年纪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积累。”

  郑榕对濮存昕很鼓励,他希望濮存昕走自己的路子,别照他的样子演,还把对常四爷理解上的偏差也都告诉了濮存昕,让他千万别像自己一样再走弯路, “他(郑榕)说千万别去演耿直,别去想他代表着劳动人民这样的正面角色。常四爷是来消遣的,是一个悠闲的旗人。但他上来那么一会儿工夫就打了三架。为什么?他是不得已。”

  除前辈指点外,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表演密码”?濮存昕想到了电影《火烧圆明园》里李岩演的僧格林沁,“当时我觉得瘦瘦的脸,鹰钩鼻子小胡子真像旗人(注:常四爷也是旗人)。那是个王爷,最后把外国人摔到水池子里去了。也是一代名将,带领着千军万马,最后被洋枪洋炮给消灭了。可以说我有时候参照了李岩老师那点劲儿。”

  依然在思考如何演得更好

  1999年版《茶馆》首演时濮存昕请了黄宗江去看戏,看完戏没听到一句夸奖的话,仅剩一句:“行,拿起来了。”如今再回忆起19年前的那场演出,濮存昕说“当时我还没到火候,黄宗江老师能说什么?说你也改不了。”

  但舞台的艺术魅力也在此——会一直改变。濮存昕说第二代“茶馆人”一直在进步,如今他们在排练的时候,也依然在不停思考如何可以演得更好。这一轮复排排练时杨立新跟濮存昕探讨一句台词的说法,“杨立新认为,常四爷对流氓卖孩子要有非常鲜明的态度,不能笑,嘲笑都不行,要厌恶他,冷冷地阴阴地去说,‘刘爷,您可真有个狠劲,给拉拢这路事!’而我之前的表演方式是嘲笑他。我说好,试一下这是两种表演上的选择。艺术是无止境的,都可以探讨的。”

  人艺的灯在亮,幕在开。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不管有几个人会进来剧院看戏,濮存昕说他都会坚持演下去,“我们潜心做了一辈子戏,就是希望让尽可能多的观众来看。”

  《茶馆》如何接班?

  《茶馆》演了700场,曾经的青年演员如今已是人艺舞台的中流砥柱。然而随着这批演员渐渐老去,人艺重又面临着《茶馆》接班人的问题。

  梁冠华:我确实有青黄不接的担心,《茶馆》于人艺于我的意义已不仅仅只是部作品。这几年年轻演员冒头的屈指可数,而《茶馆》又是大群戏,仅有几个拔尖演员撑不起。观众也在变化,去年演出时后台几乎被吴刚的粉丝“攻陷”,人家吴刚之前舞台上演了多少好角色,都不如演个影视剧受人关注。这个场景很像舞台上第三幕最后,常四爷、秦二爷和王利发坐在空荡的茶馆里。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如今观众的审美大多被影视剧所塑造。且人艺的美学标准也愈发难以影响观众,人艺现在缺少权威,原来是焦菊隐,他的风格贯穿着整个剧院,焦先生去世后还有像于是之这样的先生在传承,随着这些老先生的退休、故去,这种感觉就开始坍塌了。另外新人需要大众、媒体的鼓励,王利发我不知道自己还会演多久,变数是身体状况,有时连演多场后台上会有点儿松,只能靠技术弥补,在我表演盛年时所有的表扬都很含蓄,明明是新版演出,宣传依然以上一代的为主,有时候真的就觉得我们到底在干吗?现在有新演员开始上台,希望也能给他们多点鼓励。

  杨立新:之前有次座谈我就说以后肯定越来越难演。虽然有点不大中听,但我们现在比不过他们老同志,以后也会越来越难。为什么?因为写这戏时老舍先生在,焦菊隐先生也在。1958年排这个戏的时候,有老一点的同志,他的父亲或者爷爷,都有可能是前清过来的,但现在这个历史背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甚至现在可能跟一些年轻人说历史背景,他都不知道。所以就不好演。难度越来越大。

  濮存昕:1999年时还没有那么多影视剧拍摄的干扰,挣钱也还没那么疯狂,剧院能组织起最强、最合适的阵容,如今难了。特别是任何一个艺术门类的最高境界就是诗意、诗化,能够演绎出弦外之音,话中有劲儿,但这个东西是教不会的,现在的年轻人去“偷”知识吧,你在剧院里偷还不够,你得四处去看, (人艺)旁边就是美术馆。记得表演在台上的自我要求是气定神闲,不是炫技和完成任务。

来源:新京报
作者: 编辑:谢添慧
相关文章
 
 本地热点 更多
· 鸡西市正式启用新能源专属绿车牌
· 鸡西环卫局投放“神器”为高考保驾护航
· 鸡西市将正式启用新能源汽车专用号牌
· 直击2018高考第一天!
· 鸡西供电为高考用电“保驾护航”
· 2018年“德美鸡西、爱心送考”活动正式启动
· 什么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 政府系统“法治建设年”活动启动
 娱乐新闻 更多
· 第21届上海电影节女性影人大放异彩
· 《茶馆》“第二代”主演聊角色创作幕后
· 垂直综艺风头正劲,想出爆款还要看投入
· 现实题材成为电视剧创作重镇
· 《花木兰》刘亦菲配“无名小卒” 巩俐演女巫
· 海峡影视季颁奖典礼 《乘风破浪》最受台湾观众欢迎
· 暑期档:国产战场史上最强 海外战场续集当道
· 《深宫计》服饰为何要凑齐彩虹色?
 图说鸡西  
 
 
友情链接 : 中国文明网 黑龙江文明网 东北网黑龙江新闻网鸡西党建中国·鸡西鸡西市环保局鸡西旅游鸡西市公安交通信息鸡西电视台
  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双鸭山伊春三项学习教育专网鸡西市关工委鸡西市慈善总会@鸡西发布@鸡西电视台
 
旗下网站:鸡西新闻网 | 黑龙江新闻网鸡西 | 新华网鸡西 |
主管:中共鸡西市委宣传部 主办:鸡西新闻传媒集团 技术维护:黑龙江东北网络台鸡西站
联系电话:0467-2883103 邮箱:jixixinwen@163.com 通讯地址: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电台路11号 不良信息举报QQ:107098148 
本网站由鸡西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